好消息!腹腔热灌注化疗显著延长晚期卵巢癌患者生存期

  • A+
所属分类:妇科医院

来自荷兰癌症研究院的研究者于NEJM上发表了一项多中心、开放标签、随机对照的III期临床研究。研究者发现腹腔化疗给晚期卵巢癌患者带来的生存益处可持续至少10年;每增加1次腹腔化疗,卵巢癌患者的死亡风险可减少12%,对于接受满意细胞减灭术的患者,这一益处尤其显著。

山重水复疑无路,卵巢癌治疗举步维艰

磨刀不误砍柴工。所以在谈这个研究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下卵巢癌的治疗现状。

前面提到,大多数患者初诊即为已有腹膜播散的进展期病变,因而目前的治疗策略主要是最大程度地减轻肿瘤负荷,有两种方法:

一是通过细胞减灭术序贯6个周期的PC(紫杉醇+卡铂)方案全身化疗;
卵巢癌细胞减灭术(CDS):是指在手术治疗晚期卵巢癌时,尽可能切除肿瘤组织,使最大残留病灶直径不超过2cm,以利于术后采用化疗达到长期缓解甚至根治的目的。

二是PC方案全身化疗期间行细胞减灭术(先行3个周期新辅助化疗)。

然而,经过上述治疗,仍有为数不少的患者会出现复发、转移,实际疗效差强人意。

这时候,我们就要提到腹腔灌注化疗了。

腹腔热灌注化疗(HIPEC):通过预先体内植入化疗泵或腹腔穿刺的方法将恒温42~45℃的化疗液体快速灌入腹腔内,然后嘱咐患者变动体位使化疗液体均匀分布,HIPEC的本质是在精准恒温、循环灌注、充盈腹腔的基础上给予腹腔化疗。
理论上,腹腔灌注化疗比全身静脉化疗能够更高效地消除腹膜表面的残留病灶。研究表明,对于III期卵巢癌,细胞减灭术后行静脉和腹腔联合化疗有助于提高OS,但伴随而来的治疗相关不良反应,如:导管相关并发症、消化道及肾脏不良反应等,又使得该方案应用受到限制。

肿瘤细胞减灭术同步单次腹腔灌注化疗可以规避上述的多种不良反应。
HIPEC治疗时温度偏低(40 ℃),而目前普遍认为43℃是发挥HIPEC热效应杀死肿瘤细胞的最佳温度;
HIPEC的主要作用机理有以下几点:
热量本身的物理作用能够直接杀伤肿瘤细胞;
腹腔热灌注可以增加肿瘤细胞对化疗药物的通透性;
腹腔热灌注化疗可以抑制肿瘤细胞损伤的修复和增殖。

所以,肿瘤减灭术同步单次腹腔热灌注化疗的疗效是值得期待的,但是缺乏随机对照临床研究的结果支持。

柳暗花明又一村,联合疗法扬长避短!

切入正题!上述情况弄清楚了,这项研究的重要性也就凸显出来了,肿瘤减灭术联合单次腹腔热灌注化疗会不会成为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一颗幸运星呢?

大量小样本临床试验证明,对于初始以及复发的卵巢癌患者,腹腔热灌注化疗比静脉化疗可改善患者的总生存率;对于复发性卵巢癌,术后接受腹腔热灌注后行静脉化疗的患者中位生存期及三年生存率均高于单纯使用静脉化疗患者,其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图1、图2)。
图1 卵巢癌腹腔热灌注化疗与静脉化疗中位总生存期比较

图2 卵巢癌腹腔热灌注化疗与静脉化疗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比较

结果还用说吗?手术联合腹腔热灌注化疗妥妥地赢了!

换个姿势,烫手山芋也能吃出惊喜

好了,是时候总结升华了。
虽然上述研究证实晚期卵巢癌患者可以从HIPEC治疗中获益,但这些证据的质量不高,多为单中心小样本的研究或回顾性研究。因此,更高的证据要从HIPEC治疗晚期卵巢癌的大样本、多中心、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中得到验证。
我们之前已经说过,由于腹膜复发是卵巢癌治疗失败的主要原因,手术联合腹腔灌注化疗并非新鲜事。

既往研究表明,对于III期卵巢癌,减瘤术后给予6个周期的静脉联合腹腔灌注化疗对比6个周期的静脉化疗,可以延长16个月的中位生存期,痛苦的是,这种联合方案的不良反应也明显增加,患者苦不堪言,依从性也较差,直接拴住了临床应用的一只脚。

腹腔灌注化疗还真是个烫手山芋……但我非要尝一口不可。不能多次做,那我只做一次行不行?

于是研究人员开展了此项研究,首次前瞻性地对比了在进展期卵巢癌静脉化疗间期,细胞减灭术联合和不联合单次腹腔热灌注化疗的疗效及不良反应。于是才有了NEJM的这个版位。

不过,这项研究只是一个开始,关于两种治疗方式更全面的对比,以及对于首先实施了细胞减灭术的患者,同步单次热灌注化疗是否比序贯多次灌注/静脉化疗更优,尚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以上文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Hello,伙伴们长按二维码加互助君为微信好友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更多知识,与病友在线交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