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参治疗卵巢癌?发挥作用的其实是……

  • A+
所属分类:妇科医院





常有觅友问小觅蜂:“医生给我开了斑蝥和参一胶囊,我很疑惑,这真的能治疗卵巢癌吗?”
可见,在广大觅友群体里,常常对来咱们传统医药抗肿瘤功效持“半信半疑”的心态。
今天小觅蜂就“人参”这个咱们传统医学里的抗病“神药”来跟大家讨论一下:
人参真的能治疗癌症吗?

抗癌“神药”

揭开人参“抗癌”的面纱

人参是我国名贵的传统中草药,不仅是咱们中国人对人参有一种治百病的“迷信”,在很多印度人眼中的人参也是“包治百病”、“延年益寿”的上乘药材。

但是,人参中实际发挥作用的是人参皂苷这种化学成分。

目前已从人参中分离出40余种人参皂苷单体成分。

其中重要成分20(R)-人参皂苷Rg3的研究仅有20余年历史,其抗肿瘤作用广受重视。

人参中发现抗癌成分小历史:

1980年日本天然药物化学家北川勋首次从人参当中提取制备出20(R)—人参皂苷Rg3,并确定了其分子式。

1993年,北川勋通过实验发现,人参皂苷Rg3具有选择性抑制肿瘤细胞浸润和转移的作用。

随后日本、中国、韩国、德国、美国等国家学者也进行了大量研究,证实了Rg3和Rh2是主要的拥有抗肿瘤功效的人参皂苷。

20(R)—人参皂苷Rg3是人工栽培的人参经晒干或烘干再蒸制而成的“红参”中经现代化合物提纯工艺提炼出的小分子物质,其含量极微,仅为十万分之三。

↓ 人参 & 红参

提取过程

从人参到皂苷

Rg3和 Rh2的提取,需要经过几个步骤。具体如下:
人参 —— 
    → 人参皂苷粉 —— 
        → 人参总皂苷 —— 
            → 二醇性型人参皂苷 ——
                → Rg3、Rh2、Ppd成品 

人参皂苷的提取过程


成功上市

和青蒿素一样的中药瑰宝

由于提取制备极其复杂昂贵,难以实现产业化开发,自发现以来很长一段时间仍停留在实验室柱层析制备阶段。

我国医用人参有上千年的历史,而国内Rg3胶囊剂在2000年才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试字号中药一类新药证书和生产批准文号,上市销售。

该药是继80年代我国成功研制出第一个一类新药青蒿素以来,独立开发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一个一类中药单体新药,是中药现代化的典范。

临床研究发现人参皂苷类的药物分子对肿瘤细胞发挥作用,需要达到一定血药浓度。而且必须是人参皂苷分子单体,不可以是人参总皂苷,更不能只是人参粉、人参一类。

然而,人参总皂苷中人参皂苷Rg3,人参皂苷Rh2的含量差不多是千分之二左右。

这其实就是告诉我们,要想“吃人参治疗癌症”,首先你得“吃下”成吨的人参使人参皂苷Rg3有足够的浓度进入血液才行。可见“吃人参治癌”是不可行的治疗途径。

人参皂苷Rg3为什么能抗肿瘤?

肿瘤细胞之所以具有侵袭性,源于其最重要的两大特征:

单克隆生长:无限增殖,不受负性生长因子调控

突破生理屏障:局部浸润或远处转移

研究表明,人参皂苷Rg3作用于细胞周期的G2/M期,能够诱导肿瘤细胞凋亡,选择性抑制肿瘤细胞粘附和浸润,抗肿瘤转移、抑制肿瘤新生血管形成、调节机体免疫功能作用。

人参皂苷Rh2则有较强的抑制肿瘤细胞生长作用,能够促进癌细胞再分化并逆转为非癌细胞,作用机制是使细胞在G1/S期停止生长,影响了肿瘤细胞的DNA合成。

大体上可以将这两个药物分子的共同作用归纳成:

抑制肿瘤细胞生长

诱导肿瘤细胞凋亡
抗肿瘤转移
调节机体免疫功能

动物实验证明:人参皂苷的抗肿瘤效果明显!

研究表明,人参皂甙Rg3 通过下调肿瘤VEGF mRNA 及蛋白的表达量,而VEGF是肿瘤血管生成的重要细胞因子,因此Rg3能够阻滞肿瘤血管生成从而抑制肿瘤生长和转移。

即便如此,Rg3对肿瘤细胞本身的生长并无损害作用。说明Rg3的抑瘤作用仅表现为对肿瘤细胞浸润的抑制作用,而不包括对肿瘤细胞生长增殖的抑制。

进一步研究人参皂苷Rg3联合化疗药物的疗效,发现Rg3与环磷酰胺(CTX)联合使用可显著抑制卵巢癌细胞的生长和血管生成。

人参皂苷Rg3和CTX联合增强了肿瘤的抗肿瘤作用,提高了肿瘤小鼠的生存质量和生存时间。

另外,人参皂苷Rg3能够抑制肿瘤细胞的自噬作用,而肿瘤细胞自噬性是卵巢癌具有侵袭性的机制之一。

人参皂苷Rg3的实际疗效怎么样?

除了上面介绍的实验性研究证明人参皂苷的抗肿瘤功效,临床研究也有明确发现!

肝癌合并门静脉癌栓患者二期手术后患者使用人参皂苷Rg3巩固治疗效果,发现无瘤生存时间与口服抑制肿瘤血管生成靶向药索拉菲尼效果无统计学差异。

说明人参皂苷早一定程度上可作为肝癌患者的替代治疗药物。

当然,总体生存率方面,人参皂苷Rg3则低于索拉菲尼的治疗效果。这说明远期抗肿瘤作用Rg3可能还是要弱于靶向药治疗。

因此,临床上仍建议肝癌合并门静脉癌栓患者二期手术后服用靶向药索拉菲尼。但对于存在经济条件限制的患者,则可以考虑口服同样存在抗肿瘤血管生成功效的天然提取药物Rg3。

一项2期临床研究显示,动脉插管介入联合人参皂苷Rg3与化疗栓塞(TACE)的治疗手段能够显著提高晚期肝细胞癌患者的生活质量与生存期。

可见,人参天然提取物可以与现代最新治疗方法结合全方面治疗恶性肿瘤。

肺癌领域,人参皂甙Rg3联合化疗治疗晚期NSCLC可以降低负性共刺激分子(CD3+T淋巴细胞上CTLA-4、PD-1、PD-L1)在外周血中的表达,并能够提高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这也从侧面说明人参皂甙Rg3可能通过影响免疫检查点的作用来抑制肿瘤浸润与侵袭的,与最新的肿瘤免疫疗法具有相似的机制。

三类具有抗肿瘤活性的人参皂苷产品

除了Rg3外,随着技术进步,目前能够有效提炼出的具有抗癌功能的人参皂苷成分还有Rh2和Ppd两类。

从药学角度,它们之间的差异在于:
发现时间:
Rg3最早 Rh2稍晚 Ppd最晚

分子量大小:
Rg3>Rh2>Ppd
吸收代谢角:
Ppd>Rh2>Rg3
抗肿瘤活性:
Ppd>Rh2 ≈ Rg3

目前,这三类产品均已经能够成功提取,批量生产。

但是因为这类药物分子本身在人参中含量非常稀少,所以高含量的产品价格偏高,含量越高价格越高。

其中,高含量的人参皂苷Rg3,人参皂苷Rh2已经有成熟产品,且上市多年,市面上可以找到。

目前发现,人参皂苷Ppd这个药物分子的抗肿瘤活性最高,然而其在人参中的含量也最低,提取难度最大,很遗憾目前还没有上市。

中药提取天然活性药物的优势

Rg3等中药提取新药有两大优势:

首先它是一种小分子化合物,分子式和分子量非常明确;
其次是可以口服,给药方便。
另外,这些药物符合中医扶正的原则,使机体恢复正常免疫功能。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以Rg3为代表的人参皂苷等成分会在精准医学时代创造新的成绩,对世界医学做出更多的贡献。

结语:  中药材历史悠久,在我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发挥了重要的防病治病的功效。现代以来,对中药材有效成分的研究屡获成效,不仅验证了许多中医药的实际有效性,还进一步纯化、精炼了其中的抗病成分,使中医药能够更精准发挥抗肿瘤功效。
觅友们则应了解到,由于有效成分的含量在中草药中的含量有限,所以一定要区分对待中草药和中草药的天然提取物,不能混为一谈。

参考资料:
http://rg3.yatai.com/cpzs/syjn/201506/t20150629_5969.html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76577006970425335&wfr=spider&for=pc
《天然药物化学》(人民卫生出版社,第六版,主编:吴立军
潘子民, 叶大风, 谢幸,等. 人参皂甙Rg3对荷卵巢癌的严重联合免疫缺陷鼠的抗肿瘤血管生成作用的研究[J]. 中华妇产科杂志, 2002, 37(4):227-230.
Tian-Min X U, Xin Y, Cui M H, et al. Inhibitory effect of ginsenoside Rg3 combined with cyclophosphamide on growth and angiogenesis of ovarian cancer[J]. 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 2007, 120(7):584-588.
Zheng X, Chen W, Hou H, et al. Ginsenoside 20(S)-Rg3 induced autophagy to inhibit migration and invasion of ovarian cancer.[J]. Biomedicine & Pharmacotherapy, 2017, 85:620-626.
杨鸿国. 人参皂苷Rg3在原发性肝癌合并门静脉癌栓手术后预防复发转移的临床研究[D]. 浙江中医药大学, 2017.
Ouyang X N, Yu Z Y, Du J. Efficacy of combined ginsenoside Rg3 interventional 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J]. Chinese Clinical Oncology, 2009:150-153.
Zhou B, Yan Z, Liu R, et al. OP0002, A randomised, single-centre phase 2 study of ginsenoside Rg3 plus transarterial chemoembolisation (TACE) versus TACE alone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J]. European Journal of Cancer, 2015, 51:e1-e1.
李明晶, 杨焱, 景年财,等. 负性共刺激分子在人参皂甙Rg3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表达及其对外周血T细胞的影响[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6, 36(2):346-348.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76577006970425335&wfr=spider&for=pc
张虹, 付雯雯, 徐华丽,等. 20(s)-原人参二醇、人参皂苷Rh2及人参皂苷Rg3抗肿瘤作用的对比[J]. 中国老年学, 2014(17):4911-491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998170102wwof.html

推荐阅读Topics:
艾灸真的能抗癌吗?央视曾报道真实的艾灸抗癌案例

揭开郭林气功对抗卵巢癌的神秘面纱

最全盘点:奥拉帕利疗效究竟怎么样?

【干货来袭】奥拉帕利:是什么?怎么用?

卵巢癌中医中药方法集锦【文末有干货】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加入“觅健”社区,写下你的真实故事,寻找相似病友,交流抗癌经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