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福音–新辅助化疗

  • A+
所属分类:妇科医院





卵巢癌早期癌变较隐匿,不少觅友就诊时病情已进展至晚期,严重影响生存质量。目前,对于晚期卵巢癌患者,初次肿瘤细胞减灭术和术后铂类为主的联合化疗已成为标准治疗方式。然而近几年,新辅助化疗联合间歇性肿瘤细胞减灭术治疗晚期卵巢癌的比例呈逐年增长趋势。本文小编就和大家来谈谈新辅助化疗,为觅友们提供一定借鉴。

什么是新辅助化疗

卵巢癌新辅助化疗(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NACT) 是指患者确诊为卵巢癌后,行间歇性肿瘤细胞减瘤术( interval debulking surgery,IDS) 前使用有效的化疗方案给予化疗。

NACT 源自1980 年前后,亦称先期化疗、术前化疗。早期的 NACT 是指恶性肿瘤局部实施手术或放疗前应用的全身性化疗,故也称诱导化疗。 

近30多年来,NACT 逐渐为人们所接受,NACT 的应用逐渐扩展至骨癌、乳腺癌、胃癌等。1982 年 Feri 等将 NACT 引入局部晚期宫颈癌的治疗领域,经 30 多年的临床观察,在局部晚期宫颈癌及具有预后不良因素的高危宫颈癌的治疗中发挥了积极有效的作用。近年有学者提出,用 NACT 改善晚期卵巢癌患者的术前状态,缩小癌肿病灶,为手术创造积极有力的条件。

新辅助化疗与化疗有什么不同?

新辅助化疗可以使肿瘤缩小、降期,利于手术治疗;而术后化疗是辅助治疗的手段。

所以,二者最大的不同在于,新辅助化疗一定跟手术相关,如果不是以手术为目的的化疗就不能称为新辅助化疗。

新辅助化疗的作用

降低临床病理期别(TNM),缩小原发病灶和转移的淋巴 结,有利于手术切除病灶及术中最大限度地保留器官或重要 组织,提高根治性手术切除率,为无手术条件的患者提供手术可能;

杀灭潜在的微小转移病灶和血液、淋巴液中的瘤细胞,预防远处转移;

抑制肿瘤细胞增殖活力,减少术中人为播散转移;

利用化疗药物,增强肿瘤细胞对放疗的敏感性,起放疗增敏作用;

通过术前化疗效果评价肿瘤对化疗药物的反应,为术后后续治疗提供依据。

具体实施步骤

治疗前评估

对于初诊的晚期卵巢癌患者,目前存在不少治疗前评估肿瘤细胞减瘤手术的可行性以及预测能否达到满意肿瘤细胞减瘤术的方法。

常见的方式有盆腹腔增强CT和胸部影像检查(CT首选),以评估患者病情、围手术期并发症高危因素及能否达到满意的肿瘤细胞减灭术(术后无肉眼可见病灶或残余病灶<1cm)。

腹腔镜探查术有助于评估初治及复发患者能否达到最大程度减瘤术,如果经评估难以达到满意,可以考虑新辅助化疗。腹腔镜探查术系微创操作,术者更易发现盆底、横膈、肝和胃底等脏器表面的微小病灶,有助于全面了解肿瘤转移与种植范围,评估手术彻底切除肿瘤的可行性和风险性,同时还可予以病理活检、缓解腹腔积液症状,促进患者短期内快 速进行化疗。

其他评估手段还包括PET-CT及全身MRI弥散加权序列等,但这两种方法不能用以指导可否进行PCS。

治疗方案的选择

对NACT仍推荐铂类联合紫杉类药物化疗方案,但根据患者个体情况可选择其他含铂类药物的替代方案。

ICS 时机的选择

≤4 个疗程先期化疗后,如疾病得到控制,应行中间型肿瘤细胞减灭术,何时行手术仍无法预估,具体应根据患者自身因素决定。

2017 年 NCCN 临床实践指南推荐至少6 疗程化疗,包括 ICS 后至少3 疗程化疗,首选 3 个疗程的新辅助化疗后行 ICS;根据 2015 年国际妇产科联 盟(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Gynecology and Obstetrics, FI鄄 GO)指南,对于不适合立即手术且细胞学证实为 IIIC 期 IV 期以及首次细胞减灭术不满意,特别是初次手术不是由妇科肿瘤专科医师完成的患者,可给予 2 ~ 3 个疗程先期化疗后 进行 ICS  。 若病情进一步进展,则表明患者预后较差,不宜手术,应更改化疗方案。

疗效到底如何?

由于晚期卵巢癌患者盆腹腔内或全身广泛转移、全身状态差、并发症多、 难以耐受手术以及患者拒绝侵袭性手术等因素,仅 30% ~ 60% 的Ⅲ期或Ⅳ期患者能达到满意减瘤,直接肿瘤细胞减瘤术对晚期卵巢癌患者的作用有限。

有报道称,于传统手术联合术后化疗的基础上,于晚期卵巢癌者术前对其施以新辅助化疗治疗,可明显缩小患者手术切除的范围,提高手术成功率,促进术后病情恢复。对于可能无法达到满意肿瘤细胞减瘤术的晚期 卵巢癌患者,NACT 后行 IDS 这一方案在提高术中 彻底切除肿瘤的可能性及降低手术相关并发症方面 有一定的价值,更有希望改善患者的预后。

但NACT 对医疗机构的条件与能力要求较高,且 NACT 在晚期卵巢癌治疗中的价值仍存在争议,如术前化疗是否增 加后续化疗的耐药性?

因此,在晚期卵巢癌患者中选择新辅助化疗需要严格把握指征。目前FIGO 和 NCCN 指南中提到关于卵巢癌术前给予 NACT 的建议,只推荐用于肿瘤体积过大、不适合立即手术的 III/ IV 期患者,并要求在化疗前取得病理学确诊。

结语:  目前,尽管国内外大多医疗机构都在运用NACT,但其能否长期给晚期卵巢癌患者带来好处,尚需更多的前瞻性临床研究,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参考资料:
[1]刘瑾杨,张克强. 晚期卵巢癌新辅助化疗的研究进展[J]. 实用肿瘤杂志,2018,33(02):177-181.

[2]杨旎,曹冬焱,沈铿. 卵巢癌新辅助化疗的研究进展[J]. 现代妇产科进展,2018,27(05):384-386.
[3]骆岚,杜雪莲. 新辅助化疗在晚期卵巢癌治疗中应用效果与临床优越性研究[J]. 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7,9(03):149-150.

推荐阅读Topics:
中药好还是西药好?盘点那些治疗卵巢癌的中药

《自然》发文:比CA125更精准的卵巢癌病情预估方法

奥拉帕利要上市了,这些用药援助福利你知道吗?
揭开郭林气功对抗卵巢癌的神秘面纱

卵巢癌分期搞不懂?一表总结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加入“觅健”社区,写下你的真实故事,寻找相似病友,交流抗癌经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